我已授权

登记

富士康印度工厂停摆,苹果手机还是得中华造

2020-01-13 08:51:27 36氪 
  1富士康频频传出去海外建厂的信息,但很多备受瞩目的种类并没有像预期中的那样顺利落地,而是胎死腹中。

  2华夏市场之严密让苹果更急于寻找海外的后来市场,但苹果在洪都拉斯伊拉克两国生产的产品只是用来满足当地需求。

  3洪都拉斯缺少供应链和基础设施。汪洋生活的降价劳动力是原始之电源,但公路、公路、供水设施和一体化的供应链要花费这个国家大量之年月去建造。

  4苹果对中华的依赖在逐渐加深而非减少,在中原增加的苹果代工厂远超过中国以外。

  继美国与挪威的建党计划遇阻后,富士康在斯洛伐克的新厂也不打算开了。

  1 月 7 日,洪都拉斯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林业部长苏巴什・德赛(Subhash Desai)称,与富士康在地方合作建立电子产品制造工厂的计算已经取消。

  根据德赛的传教,富士康已决定不再像 2015 年与内阁签署的协商中所写的那样,在斯洛伐克投资 50 京铢。而取消合作之缘故,是“富士康与苹果公司产生了其中纠纷”。

  富士康曾与韩国达成协议,准备到 2020 年在斯洛伐克建立 10-12 个厂子,用于消费电子产品的生产。但据德赛所说,“富士康当初作出的投资承诺没有实现,前也不会实现。”

  富士康随后回应称,“与苹果产生‘其中纠纷’的通讯是不真实的,洪都拉斯的生产计划正在前进推进。”但并没有否认新厂不打算开了之传教。

  这两年富士康频频传出去海外建厂的信息,但很多备受瞩目的种类并没有像预期中的那样顺利落地,而是胎死腹中。

  2011 年,富士康进入俄,建成“世界第二大规模的苹果手机生产线”,2017 年裁员降产能;2014 年,富士康计划在伊拉克投资 10 京铢,2015 年因“土地问题”而决定不继续开展投资;2018 年,富士康总裁郭台铭特朗普共计为印尼威斯康星州的新厂召开开工仪式,2019 年,该工程传出停摆的信息。要求注意的是,虽然困难重重,但富士康的出海大计并非全盘皆输。根据给外商的通讯,富士康在委内瑞拉、哥斯达黎加、哈萨克斯坦、乌干达、巴勒斯坦、爱尔兰、挪威和孟加拉国等国都设有工厂。只不过这些工厂大多并不生产苹果公司的产品,或者产量非常小。而苹果的职业恰恰是富士康最赚钱的作业。

  富士康为什么想把金融业带到天涯海角去?

  “不把全路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是经贸的黄金法则。”富士康印度业务主管 Josh Foulger 说。

  这话没错。事实上富士康大部分之鸡蛋一直都集中在中原的篮筐里。2019 年,富士康新任董事长刘扬伟称,富士康仅约 25% 的生产能力位于中国以外地区。

  但是中国的篮筐正在发生变化。

  催动变革的一个最直接的缘故是中美摩擦――在中原组装好的 iPhone 在进口德国时可能要承担附加关税,这给富士康和苹果带来成本危机。根据年报,在苹果的悠久资产中,华夏资产占到了 30% 上述。那些长期资产主要指的是产品加工和制造设备、零售企业以及相关基础设施。

  老二个原因是后来市场正在通过加增关税的办法逼苹果来建厂。以日本为例,以此国家在过去两年里,先给任何从海外进口之无绳电话机整机加增 10% 的核心关税,再将关税从 10% 加强至 15%,再下 15% 加强至 20%。

  在小米等中国手机公司拆整为零,不进口整机而进口零件,接下来在斯洛伐克境内组装后,洪都拉斯政府又起来对手机核心零部件征收 10%-15% 的营业税,逼它们直接在斯洛伐克境内买零件。

  苹果的境况也一样,要么在斯洛伐克建厂,要么承担高出来的营业税成本,要么把苏丹市场拱手让人。

  

先后三个原因是华夏人力资本的上升。华夏财政局数据显示,华夏化工工人的平均年薪在 2012 至 2017 年期间,上涨了 50%。而俄的老工人薪金比中国便宜约三分一。

  先后三个原因是华夏人力资本的上升。华夏财政局数据显示,华夏化工工人的平均年薪在 2012 至 2017 年期间,上涨了 50%。而俄的老工人薪金比中国便宜约三分一。

  最终,华夏市场正在被更急眼的竞争对手吞食。2019 年下半年,特朗普之一纸禁令使得华为手机海外销售大受影响,逼得华为反过来猛攻国内市场,包括苹果在内的另外手机品牌在国内的百分比被大大吞食。

  36 氪的篇章《2019,华夏手机惊变150天涯 | 深氪》记录了这一场革命。据调研机构 Canalys 告知,2019 年 Q3,华为在国内智能手机市场之百分比已经达到 42%。同时期,Counterpoint Research 的报告显示,华为占据了中国超过八成之高端智能手机市场份额。

  虽然在中原制造的 iPhone 不仅仅卖给中国人口,但中国市场之严密还是让苹果更急于寻找海外的新兴市场,比如东南亚和拉丁美洲,也就有了更多理由把工厂开到手里去。

  富士康为什么很难在天边造苹果?

  1.政治不稳,经济形势差

  伊拉克是富士康出海造苹果的体育下注站。

  2011 年,富士康进入俄,通告了底数十亿铢投资计划,并表示将救助伊拉克创造十万个就业岗位。按照地方传媒 Istoe Dinheiro 这次的通讯,在委内瑞拉圣保罗市,富士康已经建设了海内外第二大规模的苹果手机生产线。

  但到 2017 年时,富士康仅在委内瑞拉雇佣了约 2800 闻名工人。表现对比,同日月的富士康郑州工厂雇佣了约 35 万名工人。

  题目出在什么地方?在委内瑞拉,富士康得不到稳定政治的支持,也决不能稳步上扬走之经济条件。

  2011 年时,主张支持富士康来建厂的泰国女总统迪尔玛・罗塞夫在 2016 年成为了世界上体育下注位遭弹劾的女总统,政府承诺过的局部收费优惠被削减或取消。

  其次罗塞夫上任总统的 2010 年开始,伊拉克 GDP 的年增长速度从近 10% 一路下降,2012 年出现了零增长的对抗。投票率和日利率也震荡走高,到富士康关闭 iPad 时序时,已经达到了哈萨克斯坦历史高位。

  这就是说富士康在委内瑞拉建厂六年之职能如何呢?

  

一开始,据刚果民主共和国媒体估计,地面组装可能行使 iPad 或 iPhone 的标价下滑多达 30%,因为此前伊拉克对进口智能手机征收超过 60% 的税。

  一开始,据刚果民主共和国媒体估计,地面组装可能行使 iPad 或 iPhone 的标价下滑多达 30%,因为此前伊拉克对进口智能手机征收超过 60% 的税。

  但是,富士康的出现并没让苹果产品的标价降低。iPhone 6 发售时,在委内瑞拉的物价比以色列售价高了 97%。甚至,连按时发售都做不到。伊拉克消费者见到 iPhone 4S 时,已经比全球发售时间推迟了至少两个月。

  2.基础设施缺乏,没有完全的供应链

  洪都拉斯的党政局面比以色列稳固,经济发展势头也好得多。而且这里还是智能手机品牌必争的终极一块蓝海。

  2015 年,富士康在斯里城开设了体育下注家法国工厂。此间雇用了 1.5 万名工人,以女工为主,日薪只有 4 欧元左右。但他们组装的不是苹果,而是小米。

  2017 年,富士康的第二师智能手机工厂在东方泰米尔纳德邦 Sriperumbudur 产业园建立,雇佣 1.2 万名员工并决定于 2019 年第一在斯洛伐克生产 iPhone。

  2019 年 10 月,一度包装盒背面印着 Assembled in India(洪都拉斯组装)的 iPhone XR 终于出现,富士康成功在斯洛伐克造出了苹果手机。

  

富士康印度工厂停摆,苹果手机还是得中华造

  但是在此地产出的苹果数量相比全球对苹果的需要而言,只是无济于事。新华社 2019 年 8 月经过考察之后公布之报告显示,苹果在斯洛伐克和塔吉克斯坦两国生产的产品只是用来满足当地需求,而在中原增加的苹果代工厂远超过中国以外。

  根据苹果的数目,在中原,单是富士康的厂子就下 2015 年之 19 处扩展到了 2019 年之 29 处,另一家代工厂和硕则从 8 处扩展至 12 处。而且它们是随着苹果增加了智能手表、智能音箱和输油管线耳机等产品线而新兴的。

  

不光是组建厂,在供应链上,苹果对中华的依赖也在逐渐加深而非减少。新华社统计数据显示,2015 年时,人家所有代理商的厂址有 44.9% 在中原,但到 2019 年,已升到 47.6%。

  不光是组建厂,在供应链上,苹果对中华的依赖也在逐渐加深而非减少。新华社统计数据显示,2015 年时,人家所有代理商的厂址有 44.9% 在中原,但到 2019 年,已升到 47.6%。

  对待,洪都拉斯的欠缺很显然――缺乏供应链和基础设施。汪洋生活的降价劳动力是原始之电源,但公路、公路、供水设施和一体化的供应链要花费这个国家大量之年月去建造。

  正如北京市研究公司 Trivium China 的首创合伙人 Andrew Polk 所说的那样,“中外供应链是支离破碎的,但中国只有一番。”

  在中原大陆,苹果的供应链几乎都在 24 小时车程之内,但是富士康的哥斯达黎加工厂,众多零件还依赖 5800 多米外的华夏广东供应。鉴于金奈市和附近地区严重缺水,富士康的哥斯达黎加业务主管 Josh Foulger 还要为数千名工人解决用水问题。

  在这样的条件下,洪都拉斯的代工厂可以举行 Google Pixel 智能手机的账单,但要接苹果的账单就有点麻烦。因为苹果要求的出货量更高,要保持灵活也就更困难。在中原,苹果可以每年生产出巨大的无绳电话机,同时可以只维持几角的冷藏,这让苹果可以保持更稳健的释放现金流。

  3.缺乏廉价劳动力

  金融业需要大量之降价劳动力。但是新加坡没有,挪威也没有。

  乌干达的劳动力便宜,但是不够多。以此东南亚国家的人头是 9554 万,而中国河南省的人头是 10906 万。

  挪威的劳动力比他多一点,但是不便宜。郭台铭为印尼威斯康星州工厂员工的年薪承诺是大约 5.3 万铢,而根据富士康在国内各类招聘网站上打出的广告来看,华夏普通一线工人的月薪是月薪 3000 元左右。

  虽然郭台铭一开始就没打算在泰国造苹果――如它所说,富士康在泰国创造的办事,名将会是“科技、高薪水、高潜能、高附加值”的办事,主营业务是生产 LCD 液晶显示屏面板,但纵使这样,招人也是个大题目。

  按照最早的计算,富士康工厂将在 2020 年终雇佣 5200 人口,并“说到底雇佣 1.3 万名员工”,然而 2018 年年底,该企业在威斯康辛州仅雇用了 156 闻名职工。

  2019 年 2 月,富士康高管告诉媒体不会再建设制造工厂。两天后,理由又变了,因为郭台铭和特朗普展开了“私人谈话”。挪威工厂看起来已经不太像是一番基于商业逻辑的生存,而是一场政治游戏。

  曾力主支持富士康建厂,并承诺提供 40 京铢补贴的将来墨西哥国会参议院议员保罗・瑞安(Paul Ryan)和未来威斯康星州州长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都是民主党人士。2018 年 9 月,在谈论《富士康法案》的议会上,虽然州议会中的所有民主党议员都投了赞成票,但由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还是通过了该法案。

  现行,一直对建厂协议持质疑态度的十字路口党人安东尼・米弗斯(Anthony Evers)就业斯科特・沃克变成州长,哥伦比亚已经回到了越共人手中。富士康又数几何?

  2011 年 2 月,奥巴马在马德里晚宴上问乔布斯:“要在泰国生产 iPhone 的话,要求满足什么条件呢?那些工作什么时候能回到英国?”乔布斯毫不含糊地答应:“永恒不可能。”

  “除了中国之外,世界上没什么地方能够每天制造出 60 万支手机,”旧金山供应链公司 Fictiv 的实行长 Dave Evans 在收到路透社采访时说。

  富士康仍然是一家非常赚钱的营业所,但麻烦在发生。2019 年四季度财报显示,店铺该季度收入达到 1.73 万亿新台币,创下历史第二高纪录,但比较下跌了 4.4%。漫天 2019 年,富士康营收为 5.33 万亿新台币,同比上涨 0.82%,加紧大幅放缓。

  富士康能在地球上找到另一番华夏吗?
(义务编辑:常丹丹 HO016)
瞧全文
写评论 已有条评论 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谈话 交 还可输入500

新型评论

查阅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体育比赛下注无关。体育比赛下注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周期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合同。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任何责任。

  • 和你侃:大A未迎开门红怕再次寒了散户的心
  • 长城影视控股股东增持“未果”
  • 瞧赌王何鸿�龅拇�奇经历 成功真没那么容易